“小婶婶,怎么突然骂人呢?谁惹了你了?”

    莫知衍刚进来,就莫名地撞上枪口了。www.guiyinwx.com

    路吟风回过头,怨恨地瞪了他一眼,质问道:“罗雪舒是你带进来的?”

    莫知衍些微的惶恐,却还是点点头,乖巧应道:“昂,雪舒姐知道你们来了,说想和你聚聚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四处张望,疑惑地问道:“咦?雪舒姐人呢?她没进来吗?”

    路吟风听罢,气呼呼道:“那浑蛋就是在骂你!”

    莫知衍愣住,呆站了一会儿,表情十分的丰富。

    忽然他想明白了,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,歉声道:“不好意思哈,忘了你们关系不太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莫知衍听到的故事版本,便是罗雪舒在漠川盛星工作时,和莫南泽走得近了些,引起路吟风醋意大发,便逼着莫南泽做出选择。

    罗雪舒就这么被排挤离开了漠川。

    这些情感纠葛他向来只当是奇闻八卦来听,所以一时忽略了。

    莫知衍坐在路吟风身边,嬉笑着逗她,“小婶婶,你放心吧,就我小叔那千年铁树才开花的性子,这辈子就栽你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路吟风瞥了他一眼,还处于气愤的情绪中。

    莫知衍又说道:“其实雪舒姐人挺好的,只是看着比较高冷不易接近,实际上和她接触起来,还是很舒服的。”

    他忽然灵光一闪,直言道:“就跟小叔一样!”

    “莫知衍,不会说话就闭嘴!”

    路吟风气得脸都涨红了。

    从前不觉得莫知衍这么没情商啊。

    谁料,莫知衍却像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子一般捂着嘴窃笑起来。www.menghua.me

    路吟风不可置信地问道:“莫知衍,你有毛病吧!”

    莫知衍收起表情,认真地说道:“我没有毛病……只是你生起气来,看着还有点生机。”

    “前段时间我每次来看你,你都是一副了无生趣的样子,像是下一秒就要离开人世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小叔都很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路吟风牵起嘴角,勉强笑着,“有吗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莫知衍点点头,“小叔让我照顾好你,肯定不只是让你活着而已,还想让你开心。”

    路吟风的心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经过刚才那么剧烈的情绪波动,此时的感动也更加深刻。

    世界上有这么多关心她的人,没必要为了那几个看不惯她的人,气坏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哼!”路吟风故作姿态说道,“想让我开心?那你还气我!”

    莫知衍摇头晃脑,一副欠揍的表情,“嘿嘿,气你就气你,你还能打我吗?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夜深。

    海光集团旗下的娱乐会所歇业,让整个漠川市的夜晚都变得无聊了许多。

    聚集在盛星大厦门前的粉丝和记者们大多散去,莫南泽才从地下停车场的一个小出口开车离去。

    黑色的宾利车飞驰在宽阔笔直的路上。

    他没有朝家的方向开,而是向着海边。

    莫南泽微蹙着眉,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他还在想着明天的记者招待会,还在想着厉海光。

    手机屏忽然亮起,莫南泽瞟了一眼,屏幕上出现的居然是苏柔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思索片刻,刹车减速在路边停下,才接起那个电话。

    他与苏柔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过,所以他笃定,苏柔一定有重要的事情,才会这么晚给他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苏柔,怎么了?”莫南泽的声音低沉。

    “莫律师……”苏柔唤道,“呃……有一件事情,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……”

    莫南泽轻挑眉梢,有些许不耐烦,“如果不想说的话,就挂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别!”苏柔急了,连忙解释,“莫律师,是这样的,最近厉海光牵涉到两个案子中,他请了我们做代理律师,今天去了解案情的时候,他却突然改口,说要莫律师你来代理他的案子!”

    莫南泽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苏柔支吾着,“我知道你已经不做律师了,但是厉海光这人有些棘手,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……”

    莫南泽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套装,笔直地站在路边,和黑夜几乎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他面上面露愠色,不耐烦地扯开领结,低声咒骂道:“厉海光究竟想搞什么鬼!”

    他偏冷的眸色愈加沉冷,脸垮下来,如同勾人魂魄的鬼魅一般。

    苏柔感受到莫南泽的怒意,吓得不轻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那个……那我就……再想想办法,不好意思,打扰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莫南泽沉声喊道,“苏柔,你回复他,这个案子我接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哦!好好好!”苏柔不想追问其中原因,只想赶紧把这个烫手的山芋甩出去。

    “莫律师,厉海光现在还被警方控制着,我发你一个地址,你直接去找他吧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莫南泽出现在了那个地址。

    似乎有人通知过,并没有人询问莫南泽的身份和来意,直接将他引到一扇门前,并示意他厉海光就在里面。

    莫南泽开门走进去,里面是一间不大的套房,沙发茶几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看来,是厉海光的特殊待遇。

    “哟!这不是莫律师吗?”

    厉海光见到莫南泽,没有暴跳如雷,没有剑拔弩张,反而是笑着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莫南泽保持防备的姿态,目光紧锁在厉海光身上。

    “莫律师,这么严肃做什么?现在我是你的当事人了,放松些。”

    莫南泽仍在观察厉海光的状态。

    他穿着简单的衣服,容光焕发,气色很好,似乎一点都没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厉海光转身走到茶几边,一边泡茶,一边说道:“莫南泽,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很疑惑,我现在这个境地,都是你害的,那么我为什么又要让你来代理我的案子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以彼之矛,攻彼之盾嘛!”

    莫南泽眉眼舒展了些,直白地回应道:“刚开始确实有点疑惑,但是过一会儿就想明白了,你有话要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不愧是莫律师,简直聪明!”厉海光赞扬道,“你说我为什么突然想不开,要和你作对呢!”

    莫南泽板着脸,冰霜一般的目光紧锁在厉海光身上,他反问:“厉海光,你想说什么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坐下,慢慢聊,我想说的事情有点多。”厉海光两边嘴角勾起诡异的弧度,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epzww.   3366xs.   80wx.   xsxs

    yjxs   3jwx.   8pzw.   xiaohongshu

    kanshuba   hsw.   t.   biquhe.

章节目录

北蕭阁 诡秘:我的马甲遍布时间线若听风声 超神:文明崛起最新章节 白月光只和灭世魔头he免费阅读 我在荒岛肝属性最终永恒 书香小说 文学之馆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梦 独特小说 北宋穿越指南全文阅读 苟在东宫涨天赋,发现太子女儿身机械八爪 从拜师李莫愁开始挂机无防盗阅读 随梦书屋 咸鱼一家的穿书生活最新章节